猫草汁

很酷的仙女

就像秒针无法转身
可是时间总会留下些回声

《爱情的模样》06

一块块红砖青砖拼凑出来的建筑在冬日灰沉沉的天气下并不显得单调,反倒是一扫阴霾,大概是为迎接脚步越来越近的,美国人最看重的节日而定下最初的基调。

从教室后门出来后,苏星宇还披着苏凯文的大衣,一只手缩进衣服里,另一只手在墙边摸索,走得比来时更加艰难。苏凯文停在原地等了苏星宇一会,苏星宇原本还打算再死撑一下,最后还是自我放弃地去拉苏凯文的袖子,苏凯文暗叹了口气,把手里的苏星宇的墨镜塞进那件大衣的口袋,手臂轻轻一挣又立刻反手握住苏星宇的手腕,牵着他一前一后走在学校通往大门的小道上。

“你今天早上应该告诉我的,”由于没听到苏星宇的回应,于是回过头看身后的人,却只看到苏星宇扯着略长的袖口,低着头若无其...

喜欢了对的人,真的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2017,大家一起依然这么了不起吧。

天下无双 22

[隐凡/神雕侠侣人设/师徒年下]

既已久远凡尘,怎得与世人同梦。

天地惊秋几重凉?张小凡只觉得指尖都透着凛冽凉意,刺骨而来,周身乏力,无一处不疼着。而丁隐将张小凡的手握住,连同那颗药丸一道包进手掌,手臂将人揽得越发的紧。张小凡眉峰聚起,动了动手指,仅仅几个字眼,重复一遍却显得无比吃力,“吃了它……”

丁隐这才好似能听进话去,鼻息沉重,胸腔起伏,眼里满是戾气,哪里还瞧得见往日的清凛之色,却也丝毫不忤逆张小凡的话,即便并不知那药丸是何物,依然气息不稳地将它送到嘴边,吞吃入腹。张小凡见状松了一口气,攥住丁隐一片衣袖脱力地再次失去意识。

丁隐心口一窒,一声怒吼过后稍一发力,那雕花木轿便四下劈开...

天下无双 21

[隐凡/神雕侠侣人设/师徒年下]

问春何苦匆匆,伴风伴雨如驰骤。好事殷勤,满城喜乐高奏,吹尽繁红,强把春色留住。不是芳春,胜似芳春。

丁隐未曾想到,不过一月,这石牛镇成了这副光景,来了这处,才明白周青云那句大阵仗毫无半点夸大之意,寻常百姓家尚且如此,那慕容家又当何等浩大声势可想而知。

慕容家,镇妖葫芦,张小凡源源不断流失的灵力,再同成亲一词置于一处,显得极其顺理成章,丁隐毫无理由质疑摆在面前的这件喜事,心中徒生的莫名笃定化为动力,偏将他带到了红绸缠绕、热闹非常的慕容家府门前。与此番热闹相比,丁隐心情却阴郁得很。

虽说人多眼杂,这入府的人流却井然有序,各门各派,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齐齐...

《爱情的模样》05

第二天清晨如期而至,推开窗户,冷冽的空气如同冰凉的长蛇往袖口领口里钻,苏凯文套上了一件厚厚的大衣。

Derrick准备好了热腾腾的早餐,在一楼餐厅的餐桌上摆着,苏凯文一边吃一边等着苏星宇,一杯热牛奶见了底,吃得差不多了,又等了好一会儿,才听到苏星宇下楼的动静,于是扭头往楼梯上望去。

苏星宇穿着一件白色高领毛衣,毛衣下摆很长因为宽松而让苏星宇整个人都有一种蓬松感,不知是袖子太长还是苏星宇故意把手缩进袖口里,一只手只露出四只修长手指的半截,扶在栏杆上,另一只手干脆全部藏在了衣袖里,原本就高的领子遮住了一点点下巴,再加上同样的白色羊毛帽,头发顺在额前,一张脸皮肤也好得不像话,像是刻意躲进了温暖柔...

《最好》

2016.11.01
几乎是第一眼,陈均平就觉得他大概是对那个新来的同事有了特别的想法。
他叫陆森,纤细的黑边眼镜衬的皮肤格外白皙,每一个眼神都透着自信。
陈均平发着呆,绘图的铅笔在设计稿的草纸上不经意就显出了脑子想着的那张脸,回过神来又对着那张图愣了一会,从底下抽出一张新的稿纸,构思新的设计,他想着大概手上这个工作做完,就要把人约出来。
顺便给了自己的牙医一个电话,让他取消这周的预约。

2016.11.09
今天设计稿完工交了任务,也顺利约到了人,在工作室附近的一间酒吧,陈均平有些意外,陆森竟然会调酒,并且调地有模有样,虽说他不懂这些,但是那酒他是满意的,所以应该给陆森调酒的手艺一个不错的评价,并在...

关于我们苏星宇苏大明星……

苏老师大概这辈子也忘不掉苏星宇的第一个表情和对他说的第一句话,不能更假地微笑着说:“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睛给戳瞎信不信?”

《爱情的模样》02

从普林斯顿大学走到住处去只要步行绕过两条街,非常方便,所以苏凯文才会选择这么一个住处,当然,眉姐也是这么考虑的,这考虑全是为了剧本。不过眉姐剧本还没发过来,苏星宇倒比较想打个电话过去问问能不能换个住处,他实在是很难以平常心去面对那个在他前面带路的“伪泡菜国”人。并且再一次肯定了自己一度以来的判断:一肚子墨水与一肚子坏水是并存的。

反正苏大明星一丁点儿都不觉得自己有错,却觉得是苏凯文故意整他。

于是苏星宇一路瞪着苏凯文的后脑勺,嘴巴张张合合无声咒骂着,时不时还忍不住抬手比划一下,穿过一个小花园后,和苏凯文走近了一套独栋洋楼。米色外墙缀着少许砖红色,简单三层还带了一个天台小花园,绿化是不错的,...

《爱情的模样》01

“眉姐,待会又要把我发配到哪儿去呀。”刚做完一个杂志封面拍摄的通告,在保姆车上,苏星宇一边划拉着手机,一张张图片还没过眼就往上飘走了,浮躁的心情却怎么也飘不走,他是想问眉姐接下来的行程是什么,本来他也不爱问这些,但是他最近好像真的有些忙过头了,希望下一个工作能稍微放松,偷一会儿闲。

眉姐当然要奇怪这点,但是转念想想,这一个月下来苏星宇都连轴转,陀螺似的,她在旁边跟着都嫌累,本来想卖个关子,这会倒心疼起来,又想着苏星宇那副惯不得的脾气,佯装翻了翻手机里的行程记录,等到苏星宇脑袋探过来偷看又立马按了手机锁屏键,屏幕一黑,苏星宇的脸也跟着黑了,又浓又黑的两道眉毛往下一沉,眉心就拧了起来,又急又气,...

天下无双 20

[隐凡/神雕侠侣人设/师徒年下]

旧沙鸥野桥流水,断梗疏萍轻浅。

一颗石子将如鉴水面击碎又如破镜重圆后,深深潜进河底再寻不到踪迹,却把丁隐沉入河底的遐思拉扯回来,扭头看身旁的三眼灵猴,伸手扶上猴颈,“小灰,师父曾说你是上古灵兽,我在纪年阁也曾看过些记载,你能尽目视千里之能事,为何偏就瞧不见师父的去向?这多出来的眼睛可是摆设?”一边打趣灵猴,一边用手去碰那第三目,语气有些挫败。

如今他们与石牛镇已有些距离了,也不记得这处是哪个市镇外的荒桥旁,只觉这处很是清净,人迹罕至,倒是张小凡可能会来的地方。

那灵猴往后退了几寸之遥,举着胳膊龇牙咧嘴,吱吱叫唤,三只黑黢眼眸睁得大,一道打着转,显得又气...

圣诞节就要收礼物呀(伸手)

路很长,要心无旁骛地看着远方。

路边的野猫不要捡

番外篇

清早,出了点太阳,刚吃过早餐又喂过一只猫一只狗的苏凯文在厨房里擦洗餐具,默默抖着尾巴在苏凯文脚边哼哼唧唧打转,苏凯文也不烦它,左一步右一步绕开这只大金毛,把碗筷放回橱柜里。

为了给自己宠物最大的玩耍空间,苏凯文把原本对窗的沙发移到侧边靠了墙, Bobby还是小小一只,一个月也没长一丁点儿个,上次被苏凯文拐到房间做了一些有的没的之后,就死活不愿意变回人形,苏凯文也不好说什么,就随着他了。他弓起身子三两下就跳上沙发又跃上沙发靠背和墙构成的又窄又陡的一道上,沿着长长一条自我开发出来的小路,颇有一副散小步的怡然自得的模样,从沙发这一头,爬到另一头,正准备转身往回爬,雪白的爪子一个没踩稳,尾...

念念不忘22(上)/瀚博/ABO向

#闪电的时候,要对着天空微笑#
1.
树叶跌落,于绿色邮筒前将寄未寄的卡通明信片跌落,你淡淡的嘱咐声跌落,都马不停蹄地跳跃在一段时间的初始端,记忆的心脏最尖口。

所以念念不忘。

2.
关岛的清晨,竟然天气骤变,打起了冬雷,一场阵雨焦灼地拍打着窗口。

天本就未大亮,阴沉的天气又朝天空抹了一把灰,一道闪电隔着窗户划过,亮堂了那么一会,何瀚迷迷糊糊伸手去捂左博的耳朵,缓了缓才睁开眼看人有没有醒,一声惊雷就炸开了,左博这才睁开眼。

他眨眨眼一边看着何瀚一边去拉他耳朵边何瀚的手。窗外又是一闪,何瀚就眼看着刚睡醒的人勾着甜甜的笑弧朝窗外看,笑容越化越开,最后又是紧随而来的雷声,左博又打闹似的嬉笑着往何瀚...

[霆炮]有意染指 01-05

之前为什么不更呢,因为不想开车。

也不知道你们记不记得,看看还有没有人看吧,没有就先放着,坑有点多。

1.

酒吧从来不是一个干净的地方。

鱼龙混杂,泥沙俱下。

 

张晓波和几个兄弟喝得差不多往酒吧外头走,和往常一样。接下来就应该同样和往常一样,出了酒吧,摸着路回到出租房,洗个澡倒头睡到第二天,继续在一大堆兼职里想着法子找一份安生的工作。今天似乎是踏入了一个怪圈,在关键那步出了错。

 

他没能走出酒吧大门。

 

事实上,他整个人都是懵的,整个过程来不及认真经历。

 

他撞上了一个叫Michelle的香港女人。女人手里酒杯里的酒水洒了...

[血魔×张小凡]一人一棍一江湖

之《谁规定了咬一口包子还要分雌雄》
1.
张小凡还躲在案台底下低着头独自郁闷,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惊得下意识扭头看过去,两根须须没精打采地晃了两下,才看到身边一身红衣和他一道蹲着还打量着他的男人。

血魔在房里没见着张小凡,出来一看,厨房灯还亮着,师姐前脚出来,血魔后脚就进来了,一眼没看到人,却发现人缩在角落里,以为他又从他师姐那里讨了委屈,过来拍他一下,结果看张小凡满脸白面粉,一脸无辜地看过来,又伸手去捏他的脸,“张小凡,你这是嫌你的脸不够包子,还往上抹点面粉,待会准备把自己蒸了?”

张小凡见血魔气定神闲地取笑自己,自己却期期艾艾一整天,一把推开他,抱着膝盖把头偏向另一处,气得嘴巴都要翘上天。...

天下无双 18

[隐凡/神雕侠侣人设/师徒年下]


有幸偶得吉光片羽之类,当如何?当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陵越在百里屠苏负气而去之处附近的合抱古树上找到百里屠苏之时,他心中所想便是如此。

那镜灵并未去寻主人,脾气只是一时,发作过后心有不甘,又去找陵越,不曾想陵越竟不在原地,也不在附近寻他,险些就冲上了天墉城。最后一点点不可弃的自尊令他打消了此念头,飞身垂坐于一棵大树,满目迷茫。

陵越之前忧心忧虑如今尽扫而空,只暖热之气充盈于胸,仰头看树上的百里屠苏,“你也学起小凡,以天为盖以树为席?”与张小凡初次相遇便是再类似场景。

百里屠苏用灵力上得树去,回头才想起镜身不在身边灵力无法使出,便在...

[血魔×张小凡]一人一棍一江湖

之《大半夜要吃包子的棍子不是好棍子》

1.
一大早,血魔侧躺着,用手肘支撑着脑袋细细打量着还未醒来的张小凡。

张小凡睡觉很安分,一晚上除去极少的翻身,一直乖乖在他怀里压根就不带乱动一下,如今朝里侧躺着,刚好和血魔面对面,呼吸浅浅,不知为何,两只老骨碌骨碌乱转的大眼睛闭着了,显得脸更是肉乎乎,活像张小凡拿手的白白嫩嫩还腾着气儿的肉包子,血魔伸手过去捏了一把,张小凡抓着那只手猛然坐起来,见血魔神色如常,才另一只手轻抚胸口松了气,眉毛皱成了高低眉,委屈的很,“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又要掐死我。”

血魔扬起笑也坐起来,两只手撑着床板逼靠过来,与张小凡鼻息相对,张小凡惊得往后退差点失衡掉下床,揪着床...

天下无双 17

[隐凡/神雕侠侣人设/师徒年下]


菡萏香销翠叶残, 荷叶初成春恨起,荷叶败时秋恨生, 春去秋往,人生几度关情事?

陵越独自途经荷塘,心湖不复平静。脑子里竟莫名只想着“ 来时成双,还时却影只 ”这一句。

越是如此,就越是自责于用这样的方式把百里屠苏送走。尽管他的做法并无过错,只是草率了些,没顾及镜灵本身的感受。毕竟,被执教长老发现此事,玄光镜也少不了被送走,到时何去何从还不由陵越抉择。

所以,陵越是在理的,可为何如今心绪不宁,只觉理亏,无所适从,真真是无从说起。

也许,只是未曾提前知会百里屠苏下山的原因,令他置了气,稍作解释,...

[血魔×张小凡]一人一棍一江湖

之 《张小凡捡到一根不得了的烧火棍》

1.
青云门大竹峰张小凡因为天资驽钝,修习法术不成,所以承包了大竹峰厨房和黑竹林, 不是砍竹子就是烧火做饭, 砍啊砍啊,师父说是强筋健骨,是为日后学法术做铺垫,小灰就是在黑竹林捡到的。

曾书书说小灰是一只三眼灵猴,来日开了第三只天眼,据说不但懂法术,还有千里眼,厉害的不得了。

张小凡觉得最近特别走运,捡到一只很厉害的猴子,中午放饭的时候田不易还多吃了两碗他做的饭,连师姐都答应带他下山去玩。

心情好了,一大早做完早饭去黑竹林的路上步子都是三步一跳的。

运气大概都有花光的时候,有句古训说得好,别什么东西都往回捡。田不易没来...

天下无双 16

[隐凡/神雕侠侣人设/师徒年下]


一场冻雨一场秋, 草木摇落露为霜,纵红衰翠减不谙游人意,亦难拂游人意。

百里屠苏同陵越下山,正赶上雨停风歇,初晨凉意顿生,出门前披了件黑色斗篷,绝无惧冷一说,只是这斗篷连帽低低压着,能挡住他赤红瞳目,把眼底少有的喜色也一并遮了去,不予旁人看,如此,他还是威严不减的镜灵。

自从同张小凡出了终南山古墓以来,他还是头一回在玄光镜外游历人间,难免对各种新鲜事物跃跃欲试。虽然自他人经历中窥探而来各种奇趣物什数不胜数,哪里比得上亲身接触。

而一旦想起随行的陵越,动作都收敛了许多,行走于闹市之中,也只举目东张西望。陵越哪里看不出他的心思...

天下无双 15

[隐凡/神雕侠侣人设/师徒年下]


桂魄蒙尘,清光敛去,尽溢清寒,露脚欲湿广寒兔。

一场秋雨踏月而来,轻轻浅浅,势头不大。

杉树林中人鸟声俱灭,张小凡惯常寻了棵树歇下,却是浅眠,袖口中还安放着一瓶玉蜂浆。只和些树叶摇摆的轻微沙响,深夜里一声叫喊把他惊醒,足矣。

手指稍一张开,玉笛便落入掌中,足底于树干上借力,轻易便落到之前丁隐生火落脚之处,只是空无一人,剩了些枯木灰。先前那一声是丁隐无误,张小凡四下巡视几番,差一点就要去慕容家要人,却被人从身后扼住手腕往树林外走。

知道张小凡认出他来,丁隐巧妙利用张小凡寡言少语这一点,先发制人,不敢看身后张小凡的表情,不用说,必然是...

[张启山×陆森]日月里01-02

[霆峰au/现代架空/先婚后爱/生子/ABO]

01

坐在空旷的新房里,陆森发呆有一会儿了。他不知道这样的决定对还是不对,但结果就摆在眼前,家里安排的相亲,到互见家长,再到昨天去民政局中间不会超过一个月,而现在偌大的房子里,就他一个人,撇去前面不说,最后这一点还是合他的意的。

本来就不是为了结婚而结婚。

回想起一个月前,一个人在工作室,突然的发情期让他猝不及防,抑制剂一次又一次的使用已经让身体产生抗体,根本没用,晕晕乎乎走到大街上打车,差点就再也回不了工作室。

一个叫张启山的人救了他,会救他当然不是巧合,家里早就安排了相亲,是陆森一推再推,对方才找到工作室来。陆森从没想过会是一场相亲...

念念不忘20/瀚博/ABO向

#所以,就不能好好度假吗#
1.
已经深冬,无时无刻都能见到头顶上飘荡着的白寥寥的天光,还有铅灰色的断云,仿佛有灰溜溜的什么持续扩散,企图用压抑的气氛吞噬四周。而明亮的心情叮的一声能将周遭点亮。

再努力按压着的喜悦仍会从心底溜上眉梢。

左博尽力显得不是过分的兴奋,这样会让他觉得自己更像一个成熟的人,坐在何瀚身边也不至于太稚气。

当机票到手的时候,才想起那天何慕说的话,确实有说何瀚要飞关岛。但现在好像一个梦,轻飘飘,不真实,像项允超第一次带他回台湾,乘坐台北101大楼电梯那样,一口气升到顶,直到电梯门开还愣在原地。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黄昏很快地消失了,暮色四合,没了光线熨烫。即便是这样,这里...

路边的野猫不要捡

17.
Bobby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窗户看上去特别高,可以确定他现在是猫的视角,咧着小猫嘴打了个哈欠,眼睛弯成两道后又变得圆圆的,动了动,尾巴就扫到旁边躺着的苏凯文脸上,立刻就确定了所在具体位置,是苏凯文卧室的大床上,半只猫还被藏在毯子里。

昨天那一顿吃得很不愉快,鼓了一肚子的气,所以平常的饭量吃到一半就昏昏沉沉犯起了困,这次绝对不是他自己溜进来的,他想了想,应该是苏凯文把他弄进来的。想到这,Bobby歪着脑袋看侧躺着睡着的苏凯文,刚刚小小的动静没把他弄醒,睡得算很熟的了,一只爪子就往头发上放了。苏凯文昨天洗了头发,应该是吹干了再睡的,现在看上去蓬蓬松松一如既往得覆在前额特别温和,和...

路边的野猫不要捡

16.
Bobby在苏凯文腿上,大概是真的高兴,猫脑袋往人怀里又是拱又是蹭又是喵喵叫,小半天不见苏凯文有反应,瞬间觉得尴尬起来。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就像他手里有很多糖果,有人向他讨一颗,没讨着,没说什么就走了,后来他两只手托着把手里的糖果都递给对方,反倒被拒绝。

苏凯文回过神来的时候,Bobby已经跳到了地板上,没有一点声响,不一会儿就蹲坐在默默的狗窝边,两只前爪直挺挺地贴着后爪,尾巴别有深意地打在空了的狗盆上让苏凯文看,默默摆着尾巴三两下蹿了过来,用舌头舔猫脖子,小猫偏着头用爪子挠默默厚厚的金黄色皮毛,往边上退了一步,看到苏凯文还再看这边,于是低着脑袋去顶那个大他一圈的狗盆,推了几尺的距离,...

路边的野猫不要捡

15.
喝再多酒也不可能不知道钥匙砸到了什么,况且苏凯文喝的不算多,再加上凄厉的一声猫叫,他能分辨出来是熟悉的声音。几乎是紧接着那一声之后,苏凯文打开了客厅的灯。

默默总是能先苏凯文一步找到Bobby。当苏凯文看到默默歪着狗脑袋徒劳无用地往沙发底下拱的时候就知道猫是在那里了。

他三两步赶过去,推开默默往地板上贴,果然看到灰色阴影下仍然可见的雪白的一小团。苏凯文头有点犯晕,却还是温声细语地叫猫的名字,在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的情况下,只得伸手进去把猫给弄出来,达到目的的时候不可避免地手背上新添了好几道猫抓痕,小白猫也排斥地喊叫,又凶又惊恐。

苏凯文把他抱手上的时候,也是一刻没停地乱挣乱挠,一下没抱...

路边的野猫不要捡

14.
按照张学军的意思,事情貌似变得复杂起来。

猫妖怪成年之前有权利选择剩下的生活是以人还是猫的方式生存,这个选择并不是非左即右的对立事件,因为一旦获得成为人的权利就连同猫的形态一并保存了。

简单来说就是,获得人类盖章认可,是可以同未成年之前那样,随心所欲控制形态,而无需借助任何妖力储存媒介。反之,就完完全全变成一只猫,和其他宠物猫没有两样。

获得认可并不难,得到人类的某方面的某种需要更简单,这件事在张晓波的家族里,从来没有一只猫妖因为成年之后达不到目标而烦恼。毕竟任何一个人要做到不被任何人需要,那要活得该有多失败。

而张晓波自出生以来好像就致力于成为一只合格的猫而不是人。张学军一度为...

路边的野猫不要捡

13.
上一秒脑子一热认为是最保险的举措,这一秒就被张晓波全盘否定。

难道不该趁苏凯文发现之前赶紧跑路?往别人怀里钻算什么……

再说,万一又控制不住,猫脑袋猫爪子都冒出来了,那可就真的没救了。

张晓波慢慢冷静下来,是他变成人形后最冷静的一次。遇到苏凯文这个人之后,总是有许多个第一次平白无故地冒出来。他打算先往苏凯文的反方向撤,再道个歉,然后井水不犯河水地继续躺着,等苏凯文入睡。

空调悬在正对床的左上角,刚好室内温度达到预调的高度,自动切换到制冷,喘着气把冷风往床上带。张晓波睡在偏左那一边,只觉得脊背连带藏在宽松上衣里的尾巴一道,感到凉嗖嗖,冷气一路顺着脊梁骨凉到了后颈。

他都有点不太想...

1 2 3 4 ————
©猫草汁 | Powered by LOFTER